而在天元区群丰镇经仕化工厂附近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7-25 13:46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根据《规范国土资源行政处罚裁量权办法》办法规定,对于非法零星开采的违法人员只能处罚2万元以下的罚款。按照目前的砂石价格,每吨砂石大概有35元左右的利润,大型运输车辆每车至少可装载60吨,每台挖机每小时可开采6车,按照非法开采者每天开采6小时计算,每天能获利7.56万元。这些罚款与高额利润相比,微乎其微,根本不能让其畏惧法律的制裁。

而在取证方面,由于非法开采者常常晚上作业,而且山区一般只有简易公路到达作业现场,非法开采者往往派人在路口望风,看到执法人员到来,就立即通风报信,让非法开采者在执法人员达到现场前逃离,导致无法对其作案设备进行查扣和调查取证。即使人赃并获,但由于国土执法的局限性,国土执法人员不能对当事人采取任何强制手段,所以部分当事人对执法人员不予理睬,完全不配合执法人员的调查取证。

一位制砂办工作人员介绍,随着株洲市城市建设和房地产业飞速发展,城市对砂石材料需求量猛增。又由于河道采砂得到控制,砂石货源供应非常紧缺,造成砂石价格飞涨。在巨额利润驱使下,非法采砂、洗砂行为愈演愈烈,范围由过去对湘江河段非法采砂、洗砂转向湘江沿岸的山地。

以天元区为例,采砂或洗砂场数量也由刚开始的12家,剧增到去年的35家。其中群丰镇10家,马家河镇16家,栗雨社区7家,雷打石镇2家,非法开采面积约750亩。另有相关单位摸排,河东四区也还有12家洗砂场。

随着我市城市建设和房地产业飞速发展,城市对砂石材料需求量猛增,加之河道采砂得到控制,造成砂石货源供应变得非常紧缺,其价格飞涨。在巨额利润驱使下,一些不法分子就瞄上了山砂。而非法开采山砂不仅破坏山体、植被和地质结构,在清洗过程中,还会产生大量泥水,污染水体、破坏农田。

一位执法人员表示,当前非法挖山采砂的行为越来越具有隐蔽性和流动性,其开采点一般都在较偏远的山区,且多在晚上作业,导致很难及时发现和查处。如天元区开展制止非法洗砂行动,采取停电等措施关闭洗沙场时,盗采山砂者又会将砂石运往河东其他洗沙场进行。

而据国土部门了解,我市未向任何采砂、洗砂场发放相关手续,也就是说,现存的采砂、洗砂场均涉嫌非法。

家住古大桥村的徐师傅说,在村里的这处洗砂场旁边,此前有一条水质很清澈的小型灌溉水渠,他曾经常在水渠里钓鱼。但自从洗砂场建成后,时常会有泥水从暗沟里排入小水渠,造成水渠淤泥堆积,再也无法在此钓鱼了。而这条水渠最终会汇入湘江。

附近一位居民介绍,该处洗砂场大约是在今年2月份建立的,不定时开工洗砂。忙碌的时候会一直持续到晚间12点,生产时产生的噪音让人非常难受。由于砂石车装载量相当大,因此运输出入则多在晚间进行。洗砂产生的泥水,会首先被集中排放到一旁的小塘,但由于含泥量较高,池塘已经完全没有了塘的模样。池塘估计已变成了沼泽,如果人误入其中可能会陷下去。

除此以外,部分开采地的村民短视,只顾眼前利益,他们大多同违法开采人签有不具备法律效力的协议。据了解,一些当地的受益者往往能从每车山砂中抽水400元,而且现钱现货交易,因此他们不仅不制止,还纵容违法行为的发生。

株洲晚报7月3日讯(记者戴凛 实习生 綦琴琴)上周日,在湘江马家河段边的一处渠道口,滚滚的黄泥水涌入湘江,在沿线水域形成一条长达数公里的黄水带。有村民称,这些黄泥水就来自湘江沿岸附近的山砂洗砂场,不仅对湘江母亲河水质造成影响,还破坏了当地的农田和自然环境。

为争取市政府支持,他还建议各区政府向市政府报告,将制止打击三乱行为上升到市级层面,形成长效机制进行整治。并对河东的非法洗砂场进行强制拆除,协调电力部门严格控制对非法洗砂场的供电,对手续不齐全的非法洗砂场坚决不予供电,从末端控制住非法挖砂。

而在天元区群丰镇经仕化工厂附近,也有一处被人举报的洗砂点,这是一处集挖砂、采砂于一体的非法生产点。记者看到,洗砂场周边的山体已经被挖得满目疮痍,裸露出大片的黄土。而洗砂设备就架设在这中间,直接将挖出的山砂清洗,留下一片黄泥塘。

同时,可由区政府办或建管办牵头组件专业队伍,从相关部门抽调业务骨干,组建专门机构,抽调人员集中办公,联合对违法乱挖乱采行为现场和当事人采取现场值守和取证。加大处罚力度,凡够上犯罪立案标准的,相关部门相互配合,共同取证、执行,集中3个月时间专门从事整治打击事宜。

在天元区栗雨村,一位居民告诉记者,他家附近的洗砂场已经开办2年多了。一到汛期,洗砂场的泥水就会被冲入村里的行洪水道,造成排水不畅,然后积水淹入农田和家中。而且,洗砂场一般都会租用村组里的池塘或者农田收集清洗出的泥水,但是这些泥水覆盖农田后,农田基本上就报废了。

天元区制砂办工作人员建议,可从源头开始控制。如强化镇办责任,将治理乱采乱挖情况纳入各镇、办事处年度考核中。对问题多、治乱不力的镇、办事处,要追究责任。同时,提高社区、村、组干部的法律意识,禁止社区、村组与非法开采者签订用地协议。对社区、村、组出现违规行为的,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。各镇、办事处还要对各自辖区内的存量非法洗砂场拟定拆除方案,上报建管办,统一安排拆除行动。

而群丰镇里被开挖过的山体,也很难再恢复郁郁葱葱的原貌了。附近一位村民还担心地说,山体上原本铺设有一条水泥小道,但挖机一直挖到了路边,形成了一个小悬崖,最担心道路会因大雨而垮塌。

山砂的含泥量大约为30%,有的甚至超过50%,清洗后会遗留大量泥水。市创建办工作人员介绍,非法开挖、清洗山砂还会破坏地表植被,造成水土流失并损伤地质,甚至是山体滑坡的诱因。

由于调查取证困难,许多非法挖山采砂的违法行为自然也难以立案。

随后,记者又走访了天元区的多个乡镇,发现了不少非法挖砂、洗砂点。见到记者的相机,会有人将机器关停,然后离开现场。还有的砂场外总站着一些不明身份的人,其中有些人腰间还别着匕首。